• <xmp id="y664m">
    <menu id="y664m"></menu>
  • 向韻:水電很沒意思

    時間:2019-04-22 02:38

    □ 采訪者:高進


    圖片

    左手套著紅領巾的向韻向鏡頭擺下了這個造型:似乎有一些不屑。

      直到幾個月前,因為他加我為校內好友,我才知道他的名字叫著向韻。大學時候在一臺晚會上認識的他,只知道他彈著吉他,唱著歌,比工科生多一些灑脫,多一些浪漫。而今天,當他講起他是選調生時候,我才為之驚訝,要知道我也在大學時候去參加了這樣的考試。沒他那么幸運,至少他現在過上了他想要的生活。而這多多少少有一些不易,在工科生普遍要去到偏遠面對一個知識分子喪失的理想時,我像大多數人一樣選擇隨遇而安。在專訪后面,我才知道原來為什么我那么急切的專訪他,在某些方面,比如政治理想,比如政治人物的認同上面,不得不說,我與他有著驚人的相似,也喜歡曾國藩,也崇拜朱镕基。

      我想,對他專訪后,我更堅定了要做他那樣一個有著憂國憂民的士人。在大多數國人還重理輕文時候,他這樣一個工科生至少給出了另一種生活方式,那便是逃出那種世俗以為的做技術是男的工科生唯一選擇。至少比照根據相關規定而設計圖紙那樣的純體力活,設計一種自己理想的道路,沒有任何參照的個人與體制的哲學思考更具意義!

    更多的還是考慮自己的興趣

    假打空間:首先感謝韻哥接受專訪,其實一直也沒怎么聊過 先講一講你的工作大體近況吧。

    向韻:我大學的時候考的重慶市的選調生,現在在重慶市一個鎮政府上班,我的職務是一個村得黨支部副書記,像我們這樣的選調生要在基層待兩年?,F在做的工作主要是信息宣傳和人大工作,平時以寫文字材料居多。

    假打空間:選調生?現在這個工作有沒有覺得和你之前專業同學不那么對路了?

    向韻:是的哈。主要是覺得水電沒前途。大的方面來說,很多水電項目都規劃完了,現在再搞大項目,估計只有往西藏那邊修了。從小的方面來說,搞施工的就不說了,水電工作條件差,工作地點不穩定,待遇又不高。很多人說等當了項目經理就掙錢了,那也只是一個可能性,萬一沒當上呢?而且就算當上了,還不是得天天往外跑,那時候有了家庭,老婆孩子怎么照顧,家庭生活肯定一團糟。業主單位除了待遇好點,其他的跟施工單位差不多,而且還是在一個偏僻的地方一直待著,更無聊。設計要好點,但是水電已是末路了,有那么多的水電項目等著你設計么?而且每天高強度的腦力勞動對人也是一種摧殘。至于監理嘛,直接無視,除了對施工方吃拿卡要,就是混吃等死了,而且技術也學不到??傊?,水電很沒意思。

    假打空間:所以你選擇逃離,回到重慶,是因為你也是重慶人?是什么時候開始有了逃離的想法呢?

    向韻:對的哈。北京上海再好,那也只是別人的家。人飄著飄著始終是要葉落歸根的,而且重慶這幾年發展很快,我很看好他的發展前景。
    至于逃離,我覺得也談不上。開始說了那么多水電的問題,這個只是我不搞這塊工作的一個原因,而且其中的許多觀點只是通過別人的口中接受的,并不是我自己親身經歷而得的感觸,也許水電也有自身的優勢和好處,只是我自己沒接觸到罷了。
    反正我是覺得,沒親身深入了解的東西就不能下評判,所以我剛才的話也只是一家之言。
    我從事現在的工作,更多的還是考慮自己的興趣。小時候有英雄的夢想,覺得能拯救世界是多么NB的事情?,F在到沒得拯救世界這種幼稚的想法了,但我覺得,一個人只要能通過自己的努力而讓他人的生活過得更美好,他就依然是個英雄。

    可能我潛意識里,把學校當成了自己的家,可以讓自己???。

    假打空間:回首剛剛過去的大學四年,如今選調生這個身份是社會,人文方面的工作,和工科完全是另一條軌跡。里面有沒有川大的深厚人文底蘊的影響?

    向韻:我只能說這種影響是潛移默化的,學校給你的影響,其實就是老師和同學的影響。我覺得學校給我的影響,主要是嚴謹的工作作風(也許跟工科生有關吧),以及開明、包容、自由的生活態度。

    假打空間:什么樣的詞,什么樣的事會讓你突然回憶起大學生活?

    向韻:很多吧,尤其在不順心的時候會想到,吃飯吃得不爽的時候會回憶食堂四元的小炒,床單懶得洗的時候會回憶每月學校定期收洗床單,遇人不淑的時候會懷念在學校與朋友開心歡樂無拘無束的日子,想去做自己的事卻被工作羈絆而且又沒時間的時候,會懷念在學校自由自在,可以隨意支配時間,并且覺得夢想有無限可能的日子??赡芪覞撘庾R里,把學校當成了自己的家,可以讓自己???。

    假打空間:會不會因為曾經身為一個川大人而自豪?

    向韻:這是必須的,那兒留下了我那么多的美好回憶,留下了那么多值得懷念的人和事,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依然會讀川大。

    解決問題的方式不是倒回過去用左的那一套

    假打空間:我記得你曾經有一個分享:“治理這個國家的人正看著《人民日報》,認為該治理這個國家的人看著《南方周末》、、、認為這個國家已經被外國人在治理的人看著《烏有之鄉》”你認為你是哪一種類型的呢?

    向韻:你的記憶力不錯,其實那個分享的意思并不是給人群歸類,而主要是較為形象的歸納了那幾個報紙或者網站的風格。如果你硬是要我說自己是看什么的,我只能說自己是看《川大人》的。

    假打空間:哈哈,你怎么看當下全國掀起的由你們那邊傳開的唱紅歌行為?

    向韻:本來幾個老年人沒事常常紅歌、懷念過去,我覺得挺好的,畢竟不少革命歌曲是有藝術價值的,但是某些統治者妄想用這種方式給人洗腦,那就太令人倒胃口了。而且一旦一個行為被官方認可,并被運動化開展的時候,那么必然會變味,現在的唱紅歌就是這樣子,很多機關部門每天正事不干,就去搞唱紅歌這樣的活動,大家都是苦不堪言。
    我承認中國有很多問題,但解決問題的方式不是倒回過去用左的那一套,而是應該用民主自由法制的建設努力。

    假打空間:你的網名叫著左左,和這有關系嗎?

    向韻:和政治有關哈,左派的意思。那時候覺得自己是個堅定的愛國分子,愛國就要愛黨,愛黨就是左派。誰年輕時都要犯二哈。

    假打空間:我媽媽教育我要好好工作,說我們村因為選小隊長,人家每人出二十元才當選了,那工資還不高。你認為這種出錢比誰出的錢多的選舉方式有沒有普遍性?

    向韻:這個分地方吧,至少我們這兒沒有?,F在農民的權利意識高漲,不好糊弄,特別是選舉,稍微有點差錯,人家就是揪著你的小辮子不放,一直去告你去上訪。
    你說的那種情況,在當地村民法制意識不強,再加上當地肯定有很大的經濟利益,比如有礦或者要搞征地之類的情況才可能出現。

    改革者與革命者,我更加佩服改革者的勇氣。

    假打空間:我也還記得你曾分享過一篇關于儒家思想,孔子對等思想的帖子,似乎你對其是贊譽的?很多人認為當下的國學熱其實是在為統治服務。

    向韻:這個倒沒什么印象了?,F在很多時候都會有今是而昨非之感。我對國學熱的感覺倒不覺得他是為統治者服務,而是處在現在這個年代,人們沒有了信仰,當面對西方傳入的思想的時候,一些人選擇了接受,另一些人不愿意接受,但又找不到自己的思想,只好重拾國故,在國學找到安慰與依歸。

    假打空間:全球化的民主運動高漲,面對這些意識形態的沖撞,你認為我們該怎么選擇?

    向韻:緩步西化吧,自由民主是當今世界的主旋律,而且在目前看來,這也是發展的必然階段,專制與獨裁都不會長久與穩定。但是也急不得,改革牽涉到方方面面,肯定會損害某些既得利益者的利益,而且現在這套制度也形成了既有的運轉體系,稍有不慎,內亂就會發生。其實現在看來,改革者與革命者,我更加佩服改革者的勇氣。

    假打空間:常常在你校內上看到些很有思想的分享,而你也似乎對網易比較贊譽,這些分享大多從哪里來呢?我的意思是,你是怎么在當今以標題黨取勝的網絡世界里挖掘到那么多深度的文章的呢?

    向韻:機緣巧合吧,當時很偶然的機會看到了網易。慢慢的發現了它是當今國內做得做好的一個網站,很有深度,敢說敢寫,而且對網友評論放得很寬。推薦網易深度,網易發現,網易另一面。

    假打空間:作為一個體制內人物,在以后時日里,會不會變得拘謹起來?你最崇拜的政治人物是?

    向韻:這個是肯定的,因為體制會改變和塑造一個人,拘謹也許談不上,沉穩內斂那是必須的。
    喜歡的人要數曾國藩吧,立功立德立言他全做到了,不管性格還是品德,或是一生的功績,都是我的楷模。今人最欣賞的是朱镕基,在有限的體制內將自身作用發揮到了極致,而且很有人格魅力,可是說中國政壇一個特例獨行者。

    (文章采自http://user.qzone.qq.com/67402810?ptlang=2052&ADUIN=418533215&ADSESSION=1305858851&ADTAG=CLIENT.QQ.3439_FriendTip_QzoneFolder.0空間,轉載請注明出處)

     
    版權所有:http://www.www.feelfabat50.com 轉載請注明出處
    13908092290 發送短信
    江苏11选5